返回

遇见你,认栽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遇见你,认栽 第二章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他有情敌?

  欧阳云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他居然有情敌!

  不会错的,那个油腔滑调的男生涎着一张臭脸,几乎贴在墨玮脸上,分明显示他对她有着非比寻常的兴趣──云开太了解那种德性,因为他自己就常常对她露出相同的垂涎表情。

  幸亏他今天中午心血来潮,特地跑来中文系学生会办公室找她吃饭,否则可能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自己正陷入苦战中。

  办公室里,墨玮和男同学正为了某个活动辩得不亦乐乎。

  “这种大型活动只靠中文系和我们美术系的财力根本办不起来,我建议找资讯系合办,他们系上是C大出了名的‘财主’。”男同学笑出一口亮闪闪的白牙。“杜墨玮,吃饭时间到了,咱们边吃边谈如何?”

  “谢谢,不过我已经请同学帮我买便当了。”她会看不出谢见之的企图才怪。

  谢见之是校园内赫赫有名的才子,天生的几分才学和美术技巧使他图文并茂的情书大受女孩子欢迎。打从她踏入校门开始,他便放话:中文系的杜墨玮非他莫属。可惜她被他追了一年多依旧不来电,对于他稍嫌猖狂的个性也谈不上欣赏。

  “听说资讯系今年的新生卧虎藏龙。”她甜甜地刺他一下,对于太过自大的人,多让他受挫折有百利而无一害。

  “喔,你是说那个榜首呀!”他干笑几声。

  这年头的年轻人怎么都不走正途?

  话说今年大学联考的二、三类组中,一颗总成绩四百五十分的彗星从众考生中脱颖而出,荣登榜首。当上榜首也就算了,反正榜首年年有,今年也没特别多。

  坏就坏在这位榜首偏偏不往台大跑,反而“屈就”在小小的C大校园,成为C大的“资讯系之宝”,开学短短两星期之内就削掉他谢才子不少光彩,真是仇人未见就已经分外眼红。

  “那个榜首──我看,小时了了,大未必佳。”风凉话人人会说,由他口中讲出来还算给对方面子哩!

  墨玮温婉的天性阻止她送他一句“想君小时,必当了了”。

  “是啊,”她随口敷衍过去,开始收拾包包。“我和同学约好了一起吃便当,我先走喽!”和自己并不特别欣赏的人虚与委蛇,超出她企划组长的工作范围。

  “要不然,晚上我们一起吃饭,我来接你下课。”他拉住她的手腕,不让她离开。

  “不行,我家里有事。”这男生怎么这样?随便拉女孩子的手,也不看看人家高不高兴!她扭了几下,仍然挣不脱他的钳制。“放开我!”

  他不会胡来吧!

  “杜墨玮,你明知道我对你──”

  “放开她!”一声大喝从门口响起。

  由于背光的缘故,谢见之压根儿看不清楚朝他冲过来的大个子是何方神圣,手腕已经被来人的铁掌神功扭转了一百八十度。也亏得他脾气硬,哼也不哼一声。

  “你是谁?”他喝回去。

  欧阳云开没工夫理他,先查看宝贝玮玮要紧!可恶!居然吃玮玮豆腐,连他都还不太敢握她的柔柔小手,这家伙竟敢捷足先登。

  “玮玮,他有没有抓伤你?”墨玮的纤纤素手被他们两个又抓又拧的,想不红都很

  困难。“该死,手腕都给捉出红印子了,我帮你揉揉。”

  她连忙想抽回被他包在掌中的柔荑,清丽灵秀的脸蛋窘赧成火红的玫瑰。

  “我不要紧。”羞死人了,不晓得他在旁边看了多久。

  同样被人握住,欧阳带给她的感受却与谢见之截然不同。他的手掌心粗糙,摩擦她的手腕时产生阵阵麻痒的感觉,仿佛连心头也痒痒甜甜的……

  微微一挣,他并没有顺势放开,她也只好随他握住了。

  “你是谁?”谢见之打量他们之间奇特的神情,开始引发不良的联想。校园里成名的人物他大都有点交情,却从未见过这个面生的小子。

  萤烛之火也敢出来和日月争辉?

  “别管我是谁!警告你,以后倘若再对玮玮动手动脚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。”他以冷利如刀的眼神瞪视对方。

  谢见之闷哼一声。这里哪有他说话的份?也不出去打听清楚,以后C大混不下去可别怪人!“杜墨玮,他是谁?”

  “他是──”她的介绍词还来不及讲完,欧阳云开自动接下去。

  “我是玮玮的男朋友。”

  两道震惊的目光齐齐聚集在他的脸上!

  他说……她是他的男朋友?她的脑中一片空白,双腿忽然支持不住自己的身体,软软往旁边一靠,恰好偎进他半边怀里。

  “我不相信!”谢见之大吃一惊。不可能,墨玮的表情似乎也非常惊异,可见这小子绝不是她男友……可是,倘若他真的不是,她又怎么会偎进他怀里?墨玮的性子最 腆,绝不会随便靠在异性怀里。“他……他真的是你男朋友?”

  她的脑中一团混乱。

  不,当然不是。但不知如何,否认的言词来到嘴边突然变成无声无息的默然。她惶惑不安地抬头,却迎上他柔情无限的深邃眼眸。

  “玮玮,回答他。”他轻声催促,掌心掬着一把汗水。

  告诉他,我是!求求你!

  “我……”她再度嫣红了双颊,低下头来谁也不看。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  尽管声音细如蚊蝇,两人却听得一清二楚。女孩子口中的“不知道”往往比任何答案更令人容易明白。

  “不知道?”谢见之苦涩的笑容比哭更难看,一年多来持续不断的追求竟换来她的一句“不知道”?他深吸了口气,重新武装自己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无论如何也要弄清楚自己究竟败在何人手上。

  “资讯系,欧阳云开。”他的眼神落在她低垂的螓首。最爱看她羞涩的模样,在他有生之年,永远会记得这一天──某个初秋中午,他正式宣告自己是杜墨玮的男朋友,而她默认了……

  “欧阳云开?你就是今年的榜首欧阳云开?”难怪年纪轻轻却看起来自信十足。“哼,会念书的人不见得就会交女朋友。除非杜墨玮亲口承认你是她男朋友,否则我不会轻易放弃。”谢见之撂下几句场面话,背包甩过肩膀,离开这个滑铁卢。

  “谢──”她想追上去安慰他。

  “别去!”云开拉住她。“你能说什么?劝他看开一点?如果真看得开,现在也就不会伤心了。”

  她无语。

  “随他去吧!”隔了良久,他才追加一句。“你现在有我了。”

  好不容易褪掉的红潮再度泛滥上她的双颊。

  “你……你不要误会哦!我刚才没有否认是因为……不想让他继续缠着我。再说,你比我低一届──反正,以后你还有很多机会可以追别的女孩子。”

  他无奈地叹口气。

  “好吧!随便你怎么说,我不予置评,行了吧?”对待杜墨玮一定要运用含蓄的手法,倘若硬要以她男朋友的身份自居,反而会吓跑她。“咱们去吃饭。你下午两点才有课,庄教授的‘声韵学’,对不对?”

  他显然对她的一切了若指掌,当然又是砚琳搞的鬼喽!

  “老实招来,我的课表她卖了你多少钱?”家里出了一个嗜钱如命的小间谍是所有“姊”字辈的悲哀。

  他搔搔脑袋,尴尬地笑了笑,不好意思让她晓得自己又被坑了五十元。

  “走吧!”替她背过背包后,伸出宽厚的手。

  她迟疑了一下,终于伸手让他握住。

  两相执手,终日凝眸……她蓦地羞红了。

  ★       ★        ★

  “我得先把系统Install进去才能开机。”云开坐在砚琳姑娘的闺房里指挥若定,她则必恭必敬坐在旁边,随时听候大师的差遣。

  经过国中三年的苦心搜括,再挟着七个月前考上台南女中的优势,她终于迫使一毛不拔的父母不得不大出血,赞助她买下梦寐已久的电脑,配备彩色萤幕和喷墨印表机。

  此举使她的国库完全亏空,不过钱再赚就有了,尤其她身边还有一个“老主顾”。

  “欧阳大哥,你那台二手电脑也差不多该寿终正寝了,如果你不嫌弃,我可以慷慨出借。”她拍拍胸脯,一副肝胆相照的样子。他静静等待她的下文。“──每次使用费五十块就好,不限时间长短。”

  他就知道!在杜砚琳身上,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。

  “你还要继续搜括?不是已经买到电脑了吗?”她的本命一定是只水蛭。

  “电脑算什么!”她逐一数给他听。“我还想安装一线私人电话、买CD、全套金庸武侠小说,这些都要钱的,我老爸老妈才不可能赞助我,一切靠我自己赚!”

  人心苦不足,既得陇,又望蜀。他不敢苟同地摇摇头,放入第二块磁碟片。

  淡蓝色窈窕的纤秀身影出现在房门口。

  “欧阳,好了吗?我们得早点去排队买票。”

  玮玮来了!他们约好了今天去看电影。他急忙转身,磁碟片不小心滑到地上,手肘敲中键盘的“中断”键,电脑运作的程序戛然而止。

  “呵──”砚琳惨叫,上帝保佑她的宝贝电脑!“老兄,求求你小心一点!”

  “对不起、对不起!”他搔了搔脑袋。学期已经过了一大半,他成为玮玮正式男朋友也不是一天、两天的事了,然而每次在她面前依旧会发生一些不大不小的状况。“再五分钟就好!”

  砚琳奔到姊姊面前。

  “姊,你的头发乱了,赶快回去梳一梳。”然后连推带拉把她赶出去,砰通关上门,跑回云开身边。“来,一百!”

  “为什么?”他可没欠她。

  “不付钱你会后悔!”奸商的笑容又露出来了。“这个内幕消息对你们的终生幸福有绝大的影响。”

  “先看货再给钱。”他也学乖了!

  “没问题。”大家住在一块儿,她不怕他赖帐。“最近我接到很多女孩子打来找你的电话,我想姊姊应该也接到过,只是嘴里没说什么而已。听得出来其中有些女孩对你有‘邪念’,当心哦!齐人之福不可享!”

  拜托,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咧!

  资讯系阳盛阴衰,几位女同学全被男同学当成宝,鼻头朝天看。不过,可能是他锋头很健吧!主动向他示好的女生很多,但是他的心思全放在墨玮身上,这些庸脂俗粉才看不上眼。

  “玮玮不会误会我的!”他非常有把握。

  这个二楞子!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。“来,‘参谋提醒费’一百两!”

  原来还有这种危机,他倒没发现。在他眼中,除了玮玮还是玮玮,哪会考虑到其他闲杂人等。女孩子的心眼果然很奇怪!

  “谢啦!”他掏出五十块扔进她手里。“另一半先赊着。”

  “喂!”她张口结舌望着他出去。

  土匪呀?收了货还不给钱!

  砰!

  前门被人用力甩上,连续剧看得正入神的杜氏夫妇吓了一大跳,眼珠子从小小的萤幕上移开来,只来得及看见女儿淡蓝色的倩影飞奔上楼,接着又是另一声房门关上的巨响。

  “谁来踢馆?”砚琳从厨房里蹦出来,左手葡萄柚、右手水果刀,颇有保家卫国的捍卫女将之风。

  从刚才的甩门声来判断,她的生意八成又上门了。

  “他奶奶的,踢你格老子的馆!俺的家谁敢来踢馆?”杜父挺高足足有一百九十多公分的身材,双拳挥舞得虎虎生风。“想当年打共匪,俺一个打七个,打得他们趴在地上大叫三民主义万岁。”

  “你惦惦啦!免再讲那些有的没的!女儿哭成那样你也不关心,一天到晚打共匪!”杜母跳起来敲他脑袋。“还有那个小玮,关门也不会卡小力一点,如果撞坏门怎么办?还要花钱修耶!”

  仿佛嫌杜家不够热闹似的,门铃叮咚叮咚响起来凑热闹。

  “我去开。”砚琳自告奋勇。用存款簿想也知道,来人八成是踢到铁板的欧阳大哥。不是她爱说,除了会读书之外,欧阳大哥好像对其他事情都笨笨的,都已经正式和姊姊交往半年多了,到现在还搞不定她。

  前几天就警告过他,打电话来找他的女孩子太多了,叫他小心姊姊会吃醋,他偏偏不听,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,这回可惨了吧!不听小孩言,吃亏在眼前。

  果然,云开一脸凄惨地站在门外,一看见她马上开口问:“玮玮回来了?”

  “啧啧啧,不是我爱说,你也太厉害了,看个电影也可以把我姊姊看成泪人儿。”

  假如她猜得没错,这部片子八成叫“争风吃醋记”。

  “小琳,帮帮忙。”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松松垮垮的,俨然苍老上好几岁。“杜伯伯和杜伯母在家,我不方便进去……”

  说曹操,曹操到。杜母圆滚滚的身体挤开女儿,指着他的鼻子开骂了。

  “你这个青仔丛,我租房子给你,可没有把女儿也租给你,你呷霸盈盈去招惹她做啥米?你也不回去照照镜子。一副穷酸相!我们小玮肯跟你交朋友是你的福气,居然还让她伤心──”

  砚琳赶紧站出来主持大局。年轻人谈恋爱,最怕他们老一辈的人出来技术指导,弄个不好就玩完了。

  “妈,你进去啦,这里交给我就好。”这厢欧阳大哥又欠了她一笔,日后非折现讨回来不可。

  杜母又嘀嘀咕咕了半天才走回去。

  “说吧!你是怎么惹我老姊生气的?”

  沦落到向一个高中小女生求救的地步,他欧阳某人还是倒蹦孩儿手中。

  “惹她生气的人不是我,是我……班上的同学。”他不得不招认,砚琳的先见之明应验了。“我们看完电影之后,遇上两位女同学──”

  简单,接下来的情节她可以自行模拟想像。她快言快语地接下去:“这两位女同学平常就对你特别关心,一看见我姊姊和你排排坐、吃果果,于是好心地上前与你们打声招呼,有意无意之间提起‘老牛吃嫩草’、‘摧残国家民族幼苗’之类的评语,听得我姊姊花容变色。你眼看情况不对,懒得跟她们穷耗,牵起我姊姊的手转头就走。由于你一心认为我姊姊应该明白你的心意,于是发挥了‘但教心似金钿坚,天上人间会相见’的情操,随口安慰她几句就把整件事情抛诸脑后,谁知我姊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难看到最后索性哭了起来,摔开你的手掉头回家,直到此时你才发觉大事不妙,赶紧追上来,对不对?”

  他听得愀然变色。她前辈子八成是替人算命的,才会说得一个字也不差。

  “嘿嘿,你不用回答,光看你又敬又佩的脸色我就明白了。”她继续大言不惭地吹嘘。“本商号的繁荣生意完全靠我敏锐的观察力才得以维持下去。来,五百块!”

  被狮子大开口地敲诈他也认了。“你要多少钱都可以,先把玮玮叫出来好不好?”

  “好,不怕你赖帐。你先回去等着!”小生意人一溜烟钻回家里。

  都是他太托大了,一味以为两人表白了彼此的心意就成了,没顾虑到女孩子需要人家哄的特性,更何况心眼细腻如玮玮。

  回到家里坐立不安地等到九点半,终于盼到几响迟疑的敲门声。

  门外俏生生的人影当然是她!他忙不迭把她迎进来。

  “玮玮,我──你听我说──”每回遇上她不开心,他总是方寸大乱。“我……”

  “我”了半天,也“我”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“我是来道歉的。”她抢在他前头丢下一个超级意外。

  嗄!他以为自己听错了!明明是他不对,怎么可能由她来道歉?“玮玮……”

  “对不起,我对你的信心不够。”她柔柔挨进他怀里,显得不胜娇弱。“你在学校里那么受欢迎,原本就让我很担心。昨天朋友又告诉我,你被提名为下届学生会会长。如果当选了,就是他们系上首度由低年级学生出任会长──”

  他发现自己依旧不了解女孩子的心事。他竞选会长与今天的争执有什么关系呢?然而倘若玮玮不希望他选上,那么即使叫他放弃他也不觉得可惜。在他心中,校长宝座也及不上玮玮重要。

  “如果你不喜欢我去当那个劳什子会长,大不了我不选了。”

  “不不不,你应该选的。”她连忙掩上他的唇。“一切不过是我胡思乱想。你在学校里那么出风头,我……我很担心你会变心。下午你的女同学又说了那些刺激我的话,我才忍不住发作出来。刚才我独自在房里想了很多……”她粉嫩嫩、红通通的脸蛋埋进他怀里,微弱 腆的嗓音细如蚊蝇。“我想,既然……爱上你了,就得信任你,否则哪能称得上是你的女朋友呢?”

  他完全呆掉了。玮玮不生气……玮玮向他道歉……玮玮说她爱上他……他在作梦吗?这一切完全不是他预料中会发生的事情、会听见的表白。

  “你──你说你爱我?”他脸上的表情像透了梦游者突然醒过来,搞不清楚自己人在何方。

  她轻轻颔首,臊红的容颜紧紧埋进他颈窝,根本不敢抬起来。

  他没有听错!他真的没听错!玮玮亲口承认爱他!他陡然大叫一声,紧紧抱着她乱转。

  “玮玮,玮玮,玮玮!”终于!终于让他听见了这句期待已久的表白,原本以为凭她 腆的天性,他会等上好几年才听得见,没想到今天竟然因祸得福。

  两人步伐不稳,齐齐跌在凹凸不平的弹簧床挚上。热切的唇覆上了她耳畔呢喃:“玮玮,我不会辜负你的。我发誓,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,我永远不会辜负你。”

  热情低语将小屋内暖融融的气氛烘焙得更加激狂。黄晕光线的恍影中,翻涌的情愫奔腾如火。两人密密地感受着彼此烫热的体温,在似懂非懂中探索着那未可知的欢愉。

  脑海里即将消失的理智告诉她,现在若不及时停下来,一切就会太迟了……他们之间将要发生的事情,本应存在于夫妻之间,她承受了多年古典文学的礼教和薰陶,不应胡来……

  然而,此时此刻,谁在乎礼教和理智?心头盘旋着亘久不变的意念──她愿意与他彼此相属……

  烧灼的情焰中,呢喃着他全心全意的盟誓。

  七月七日长生殿,夜半无人私语时……
  在天愿为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……

  诚心相契的心温柔缱绻着,不知时日将逝。好久好久之后,终于平缓下来。

  “几点了?”她在枕畔喁喁轻语。

  他仍然不断细吻着她,眷恋不舍的眼快速瞥向手腕,再度转回她的俏容。两情正浓时,便是一秒钟没盯住她都叫他无法忍受。

  “快十一点半。”

  老天,已经三更半夜了。

  “我得赶快回家,小琳一定在等我。”爸妈应该睡着了,可是小琳一颗心生了十七、八个窍儿,只怕比他们更难应付。到时候没法子,只好拿几百块打发她了!谈恋爱果然非常花钱。

  “不要回去。”他缠着她不放,热呼呼的唇印上柔细细的香肩。她好香!他根本放不开她!“明天一大早我再偷渡你回去。”

  “不可以……”他的气息逗得她全身痒痒的,游移不定的双手再度挑起已然降温的热度。讨厌,再继续下去真的会让他得逞。“欧阳,不行──”

  薄薄的木板门蓦地响起一阵微弱的敲击声。

  砚琳!两人心头晃过相同的想法。

  “她想‘捉奸’不成?”他漾出坏兮兮的笑容,压在她身上的精瘦躯体看不出丝毫穿衣开门的意思。

  “胡说什么?”俏颜烧出火鹤红的烈焰,他看得如痴如狂,忍不住偷到好几个吻。

  直到另一阵敲门声催促他们,两人才稍稍按捺下来。

  “我敢打赌她一定又想藉机敲诈。”他们穿戴好衣物,由他去应门。“我的荷包被她榨干了。”

  然而,门外来客却让云开大吃了一惊。

  “峰哥?”他眼明手快地撑住颓然倒下来的大汉。

  自从几个月前一别,他陆陆续续听过这帮人的消息,偶尔在街上碰见江峰,两人顶多一起吃顿饭、喝喝茶,交情清清如水,谁料他居然会找上门来,还挂了一身彩!

  “玮玮,替我拧一条热毛巾来。”他连忙把不速之客扶上床,脱掉染上血渍的外衣。立刻地,几道纵横交错的刀伤映入眼帘,鲜血淋漓的痕迹触目惊心。江峰的情况相当危险,而且神智已经不太清楚。胸膛上细长的伤口砍得很深,显然是西瓜刀留下来的杰作。除了两处主要的刀伤之外,他的身上还横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痕,不下十来道。

  “大龙……那帮人暗算我……小猴……吃里扒外……妈的!”江峰挣扎着保持神智的清醒。

  云开马上猜到了大略始末。他和大龙两方人马终于正式开战,峰哥显然吃了自己人的闷亏。“你先别操心,把伤口处理好比较要紧!”

  墨玮从浴室里拿出热毛巾,递给他。

  “欧阳……”她的眸中盈满不放心。惹上这些凶神恶煞,以后不知还会扯出多少是非。

  别担心!他的眼神向她暗暗保证。

  “你回家拿点消毒的药品好不好?”虽然普通家庭药品对付这种刀伤铁定不够看,但是目前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。

  “好,可是──”她不放心留他单独和黑道人物在一起。

  “放心,峰哥是朋友。”他明白她的顾虑,体内涌起受人关怀的窝心感觉。“记住,不要报警。”

  她迟疑片刻,怜悯的天性终究战胜了疑惧,回家拿医疗箱去了。

  稍后,江峰喝下云开冲给他的热牛奶,精神略微回复了些。

  “那是你女朋友?”

  “嗯!也是我房东的女儿。”他顿了顿。“峰哥,不是我信不过你。日后无论发生任何事,我这里随时欢迎你来,但是我女朋友──请你别把她扯进来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江峰露出苦笑。“原本今晚就不该来麻烦你的,但我不清楚组里还有谁收了大龙的好处,不敢冒冒失失跑回去送命。”

  不知如何,身上挂了彩,脚步竟然往欧阳小子的家里挨过来。严格说来,他们的交情并没有好到这等地步,但他对他却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!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。

  叩叩叩!

  “我进来喽!”墨玮表明自己的身份之后走进来。床上的大汉褪下血衣,伤口更是狰狞。从小到大,她向来见不得人受伤受痛,连猫咪都会抱回家来疗伤,更何况是活生生的人?对江峰的畏惧之情霎时被同情心冲淡了。“欧阳,我来替他上药,你把灯移过来一点。”

  男生对伤口通常笨手笨脚的,她不放心把绷带交到他们手上。

  “疼不疼?”她一面替江峰上药包扎,不忘体贴地询问他。

  “呃,不,还好。”他飘泊江湖好几年,女人见过不少,良家妇女却接触得不多。

  这个女孩一看就知道是个读书人,说话轻声细语的,眉清目秀,温柔婉约的气质却将七分美丽增艳为十分。

  他下意识笨拙地蠕动身体,却不小心牵动伤口,疼得自己龇牙咧嘴。以往的女伴个个粗爽豪气,几时身受过这般温柔的照料?突然发觉被她碰触的部分暖暖痒痒的……

  替他上完药,已经一点多了。云开担心累着她,于是送她回家休息。再度回到小屋时,峰哥也已昏昏欲睡的,想必他今晚睡定了地板。

  “对了,欧阳,有件要紧事告诉你。”江峰勉强张开眼睛。“前阵子有人来我的地盘上问东问西,好像在调查你的下落。”

  “哦?”他紧蹙着剑眉。“我又不混帮派,有什么好查的?”

  “那些人很小心,没在我的手下面前露出口风,不过他们好像替一个有钱人工作。那种人我见多了,不是什么好货色,你自己多小心一点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  他关掉电灯,躺在黑暗中盯住天花板。

  原来并非他和爸妈多心,最近几年当真有人在调查他。但,为什么?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,杂货店老板的儿子,有什么好调查的?除非和江峰打交道引来其他道上弟兄的猜忌,然而这些鬼祟的调查行动却是在认识峰哥之前出现的。

  究竟是谁在查他?

  ★       ★        ★

  “长寿综合医院”的豪华病房内,白衣天使收拾好医疗器具,推着小推车走出病房。两个衣衫笔挺的男子站在床前,静候病床上的老人提出指示。

  “刘律师,还……还没有他的消息吗?”老人喘了几口气。

  “有,上个星期已经查到他的最新地址,在台南。最近他以非常优异的成绩升上大二,而且刚当选系上的新任会长,要好的女朋友是同校中文系的学生。”刘律师拿出手帕擦汗。

  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老人在喘息之间问出来。

  “欧阳云开。”

  病房里一阵沉默,半晌,老人突然沙哑地笑了起来。“云开”?没想到他儿子野心不小,即使离开这个家,仍然不放弃对家族企业的继承企图。

  “嘿!水浒传上是怎么写的?‘一旦云开复见天’?他替儿子取名‘云开’,显然料定了‘复天人寿集团’终有一天会回到他后代的手上。好,我倒要和他的遗愿斗斗法,就不相信老子会输给儿子。”他深呼吸几下,平复略微紊乱的气息。“道安?”

  “董事长。”温道安跨前一步,二十来岁的年轻脸庞浮现出与实际年龄不符的老成持重。

  “我要你和刘律师走一趟,无论用什么条件,务必要把他带回来。”辛家的骨血不能流落在外面。

  “是。”他维持惯有的沉默寡言,若非必要绝不废话。

  “没事了,你们走吧!”老人缓缓合上疲惫的眼。

  病房门扉开了又关,两道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外。而后另一阵开门声悄悄响了起来。

  “晏?”老人仍然闭着眼睛。

  “是我。”来人背对着窗户,形成一道面目无法辨识的剪影。

  “你有什么收获?”

  晏的低音透出一丝喟叹。“刘律师已经表态,欧阳云开的事件一旦处理妥当,他想退休了。”

  老人沉默片刻。

  “随他去吧!到时候记得送他一笔厚礼。”辛几龄明白自己并不好相处,长久替他工作必须承受极大的压力。“辛家的历史他知道得不少,吩咐他以后别乱说话。道安那边呢?欧阳云开回来的消息是否带给他任何威胁?”

  晏深思了几分钟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饶有深意的眼神盯住他。“你不觉得整个游戏越来越好玩了吗?你以为是个劲敌的人,到头来只不过在虚张声势。反而是那些看似乖乖听话的家伙,脸上其实戴着永远看不透的面具。你已经养虎为患,而且在未来的日子里,老虎不只一条。温道安是正是邪我不知道,你自己好自为之吧!”

  老人定定迎上他的利眸。

  也罢,既然老虎已经为患,就让他出现得越多越好。一旦有了牵制,最终的胜利者只能有一位,他倒要看看谁能挺得最久!

  嘿!

  一旦云开复见天──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