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灰雪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灰雪 第一章
  目录 下一页
  美国西部  五十号公路上  某卡车休息站

  五十号公路,号称是全美国最荒僻孤单的州际公路。沿途清一色是黄沙满天的沙漠景致,甚至有些地段寸草不生,连鸟儿都懒得来下蛋。

  「Truck  Boy  Dining」(卡车小子餐厅)的霓虹招牌,在这前不搭村,後不著店的蛮荒漠地里,热情得有些突兀。

  迥异於一般公路休息站的停车场,「卡车小子」的停车格里,是一辆辆巨无霸的货柜卡车。

  星月在天幕里放光,夏季躁热的夜风撩过,捎来了滚滚的沙尘,也扬动了黄土停车场的尘烟。辽阔无尽的平原里,只有远方隐隐起伏著山的曲线,四周除了一条通向黑暗的笔直公路,以及「卡车小子」灯光,再无一点人烟。

  对於任何习惯文明都市的旅人而言,这个天不管地带无疑是「蛮荒」的最佳写照。

  卡车司机是一个危险又寂寞的行业,有时行驶在一些较少人迹的州际公路上,往往一整天下来遇不到一辆交会的车,三、四天碰不到可以说话的人。也因为行经的路线泰半车少人稀,如果中途发生了事故——无论人为的或意外——很有可能尸骨已寒之後才被其他路人发现。

  可是,开卡车的获利颇高,条件又不严苛,任何人只要考得到职业驾照,又吃得起苦,不怕危险,都可以来做这一行;比起其他什麽坐办公桌的白领工作,还要讲学经历、人事背景……等等,加入这个行业的限制是少多了。

  「卡车小子」的门开开合合,出入的几乎都是超大块头的卡车司机,共通特徵是高壮肥硕,身高界於一八—到两百公分,体重分布在一百公斤到两百公斤。

  这可不是对「卡车司机」的刻板印象!毕竟干这行的人,一天到晚要上下货,而且卡车的方向盘极重,若不是身强体壮的犬男人,还真做不来。

  再者,开卡车终究不是文明度很高的工作,大家都是粗人,难免会有一些同行彼此有过过节。如果在荒僻之地遇到了,瘦弱的家伙一干起架来,被人家挂掉了埋在野地里,二十年都找不到尸骨。没有三两三的人,就不适合上梁山。因此,美国的卡车司机普遍看起来巨大肥壮、一脸横肉的样子,也就不足以为奇了。

  「啊,是你!我们又碰面了。」一声惊喜的叫唤引起了店内其他卡车司机的注意。

  看清了发话人竟然是一个瘦瘦小小的金发男人,身旁还跟著同样羞怯的妻子和两个小孩後,好奇心又更上一层。这平凡的一家人活像误闯入巨人国似的。

  金发男人热烈地走向一位独坐的大个儿。

  「唉,上个休息站我忘了请教你的大名了,我是菲利普,这是我的妻子艾瑟。」菲利普也不管人家正在吃饭,兴奋地捧著他的大手一阵猛摇,摇没两三下就有点尴尬地把巨掌还给人家。

  这种沉重的骨架,握久了也是会酸的。

  「我是柯纳·葛瑞,叫我『柯纳』或『小柯』都可以。刚才只是举手之劳,你太客气了。」有女士在场,大个儿表现出与他粗犷外表完全不相衬的细心,站起来替女士拉开座位,邀请这一家人加入用餐的行列。

  菲利普敬畏地打量他。

  他有多高呢?目测大概是一九○公分吧!体重在九十公斤上下。而这九十公斤,保证每一分都勇壮精实,没有一丝赘肉。

  柯纳身上有著长年从事劳动事业的人所养成的肌肉,这种肌肉和健身房里打造出来的完全不同。那些健身男的每个曲线都像用尺量的一样,而柯纳,他两只鼓涨的臂膀宛如山峰一样,浑然天成;衬衫下本偾的胸膛,牛仔裤包覆的腿股,强壮之馀,又充满了粗犷的美感。

  尽管体型像座小山一样,他的年纪却出奇年轻,言语出奇温和,眼神出奇热诚。在一群粗鲁不文的卡车司机中,气质有点不同。

  他的长相在一般人的标准里不算特别俊美,可是比起在场其他大胖子,可算是世纪美男子了。褐发褐眼,端正的五官,似乎断过一两次的鼻梁,薄薄含笑的嘴唇,别有一股男性魅力。

  「千万别这麽说,在上一个城市,如果不是你替我们找回走失的小鬼,我们的旅程早已提前结束。」菲利普轻拍一下二儿子的头。「还不叫柯纳叔叔!」

  「柯纳叔叔。」小朋友平白挨了一下,委屈地嘟著嘴。

  「小柯!」

  轰!天外飞来一记巨掌,重重拍上柯纳的臂膀,伴随著如雷的大笑声,轰隆隆震痛了每个人的耳朵。「你又干了什麽好事,让人家一路追上来谢天又谢地?」

  菲利普看著他身後的超大块头。要命!柯纳已经够可观的了,这位巨人简直有柯纳的一倍半。

  「大约翰,你什麽时候到的?」柯纳抬头看见老朋友,白牙笑得更灿亮。

  「我们小柯有个外号,叫『五十号公路的良心』,你们就知道他有多常行侠仗义了。」约翰对被吓坏的一家子人挤眉弄眼。

  柯纳尴尬地接口。「你别胡说八道了,赶快叫东西吃吧!今天晚上要继续往下跑吗?」

  大约翰摇摇粗厚的脖子。

  「人老了,还是别向自己的体能挑战比较好,我想留著一条命多赚几年钱。」半晌,他的声音忽然放低,「今天我在路上听说,大麦也往这个方向来,大概落後我们一天的车程。」

  柯纳顿了一顿。「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」

  两个人寒喧了几句,约翰迳自移向另一桌老朋友。

  「再往下走四十分钟,有一间乾净的旅店可以投宿,你们吃完了赶快上路吧!」柯纳有礼地说。「我先告退了。」

  菲利普立刻明白他的意思。这里来往都是卡车司机,实在不适合他们这种举家旅行的小厢形车多做停留。

  「你今晚也要睡在那间旅店吗?」

  「我的卡车上就有睡床,今晚会在这里停上一宿,明天早上才出发。」柯纳笑道。

  「我知道了,谢谢你。」

  柯纳随意点了点头,以著和体型迥异的优雅步伐,往店门口进去。

  吧台一角,一双纤白的手举高信用卡。

  「老板,结帐。」

  老板眼睛看过去,愣了好一会儿,才恍然接过信用卡,替女客结了没吃几口的汉堡钱。

  年轻女客踩著猫般的脚步,也往店门口而去。

  ☆  ☆  ☆

  哗啦!凉澈入骨的水泼在脸上,真有说不出的舒服。

  当了卡车司机这四年多来,唯一让柯纳痛苦的一点,就是洗澡很不方便。幸好有些休息站会像「卡车小子」这样,设立简便的淋浴设备,免费供用餐的司机使用。

  他先进公共浴间里冲掉一身的黏腻及尘土,再出来外面的洗手台洗净几件衬衫——连同他现在穿的这一件。

  七月的气温炎热,到了明天早上,衬衫早就乾了。

  奢侈地多泼几把冷水後,他拧乾毛巾,拭去满头满脸的水泽。

  旁边的水龙头被另一个人旋开来,他随意瞄了一眼,然後,愣住。

  一个女人。而且不是普通女人,是一个很美、很美、很美、很美的东方女人。

  柯纳念的书不多,此时脑中除了一连串的「很美」之外,完全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。

  他第一次看见这麽美的东方人。

  不,不只东方人,甚至在他见过的西方女人里,也没有和她一样美丽的。

  她的黑发直长如水,光可鉴人,一路流泄下她的腰间,发面沾著几颗被他溅湿的水珠子。水珠儿凝定一晌,渐渐顺下发梢,被饥渴的土地吸食,让人喉头不自觉跟著骚动,渴望接到那几颗甘泉的是自己。

  她杏仁形的眼眸凉如秋水,漾著某些深不可测的意绪,挺俏的鼻梁下,是两片天然粉淡的樱唇,唇角微勾著浅淡的笑;那完美无瑕的雪肤腻肌,几乎同她身上裙裾飘扬的白丝连身洋装同化成一色。

  雪色般透明的肌肤,衬著幕色般浓密的乌丝;清淡自若的神情,映著眉眼间若有似无的诱惑力;她宛如从哪个古画卷轴里掉出来的仙人儿,和粗鲁不文的环境完全格格不入。

  从她上好的衣料,与举止之间的优雅,柯纳感觉得出她应该出身不凡。但,一位高雅的淑女,又是如何落单在地广人稀的莽地之间呢?

  惊艳过去,现实立刻靠拢。

  他挺直身,四下打量了一圈,约略确定了一件事。「你只有一个人?」

  站直的他,与她的身高落差立刻显现了出来。美人儿顶多构到他的胸口上缘,和他的高壮一比,直像是细致娇弱的白瓷人儿。

  听见他的询问,她轻挑高一侧眉毛,似笑非笑。

  「我没有其他意思,只是替你感到担心而已。」他尴尬地清清喉咙。

  秀眉回复平直,这回是优美的左唇角轻轻挑开。

  柯纳又被她笑得心慌意乱。

  「我不是坏人,真的不是。」他连忙强调。

  「我只有一个人,你有何建议吗?」她的音调比他想像中还要低一些,有一种徐缓浓沉的感觉,如清晨乍醒的声音……

  他连忙甩去所有遐想。

  「单身女子,而且是如你这样美丽的女人,入了夜还逗留在卡车司机休息站,是非常危险的事。」

  「大约翰先生说得果然没错,你真是『五十号公路的良心』。」她又露出那副似笑非笑的神秘情调了。

  「抱歉,我不该多管闲事。」他拨了拨乱发,掩饰自己的困窘。

  「你真的想帮助我吗?」她的语调轻轻徐徐的,带著淡淡笑意的。

  「如果你有任何需要我的地方。」没办法,老妈从小教育他,不能对陷入麻烦的女士袖手不理。

  她转开头,看向其他方向,好一会儿才又转回来注视他。这一回,笑意不见了,但那种令人心怦的深邃眼神仍看得他心跳加速。

  「你的目的是哪里?」

  「没有所谓目的地,我就是一站一站地卸货和运货。」希望她不是要搭他的便车。

  「那你的下一站呢?」她进一步询问,姿态完全不显得咄咄逼人,却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回答。

  「芝加哥。」

  她轻嗯了一声。

  「那就好人做到底,载我一乘吧!我也要到芝加哥去。」娇容再度转向远方。

  卡车小子位在沙漠边陲,连灰狗巴士都不停靠,她必定是自己开车前来的才是。既然如此,她也有办法自行离去。

  此去芝加哥起码还有一千英哩,开车要花上两、三天,更何况他中途还有几个货站必须停靠,这趟便车搭下来,起码要花她一周以上。

  他的好意是有底限的,不包括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异国女子独处七、八天。

  「你是如何来到这里的?」

  「我的皮包被偷了,身上一毛钱都没有,载我来的人和我吵了一架,自己把车给开走了,你说我该如何是好呢?」她垂下娇容,飘逸的青丝洒落在胸前,楚楚可怜。

  「这一趟去芝加哥的路非常遥远,你就这麽相信初识的我?」

  「你是『五十号公路的良心』,不是吗?」

  柯纳几乎误以为她在调侃他了,但那娇怯可人的神情依旧,他立刻说服是自己想太多了。

  「或许我可以载你到下一个文明城市,你可以打电话联络朋友来接你。」他犹想挣扎。

  美人儿轻叹一声,真会让人酥醉软脚。

  「不勉强的,你没有义务要帮我,我另外去找其他司机先生好了。」她语中的坚强,反而彰显了处境的脆弱。

  「不行!」

  她这样一个怯生生的美人儿,跑去和其他长期处於欲求不满状态的司机同坐一车,谁知道开到无法无天的荒野地带里,会出什麽乱子?

  当然,这不是他的责任,一点都不是。他也从来没有那种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的志向,可是……

  喔!该死!他做不到放手不理!

  看著脆弱无助的她,以及那令人几乎无法呼吸的花容月貌,他就是无法狠下心来。

  「好吧!我就载你一程。」他重重叹了口气,屈服了。「可以请问小姐芳名吗?」

  若真若幻的笑意重新攀上她的唇线。她灵透的眸闪著光芒,带给他无此奇异的感受。

  「雪(Snow)。」她轻声说。「柯纳,你不会後悔的,我一定会报答你。」

  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这是什么味道?

  一天下来,柯纳鼻端前不断被一股若有似无的香味所缠绕。

  它既不是明显地张扬著,又不是不存在,就这麽似聚还散,忽远忽近,搞得他不想正视它,却又不断被侵扰。

  他曾试探过,雪说她连行李都没有,当然更无法擦香水。

  他心不在焉,手上控制著一台庞然大物,情思却游移於迷幻的境地里。

  是了,这是一种属於雌性的气息,侵入了雄性空间後,带来奇异的感官滋味。

  早上出发的时候,为了在两个人之间找一些话题来聊,免得尴尬,也顺便探听一点她的底细,他先从最基本的自我介绍谈起。结果几个小时下来,他什麽话都没从她嘴里套出来,倒是自己的身家背景叽哩咕噜地招了不少。

  他这边能讲的都已经差不多了,她那边所透露的资料还是少得可怜——除了今年二十二岁,小他两岁,来自台湾之外,她甚至连完整的姓名都含糊交代过去。

  柯纳的外表虽然粗犷豪爽,对安全的考量上却是心细如发。对於搭载这种来路不明的女人,他向来是拒之大吉的,就算遇到推拒不掉的,也会在言行间有所保留。

  只能说,她身上有一股迷离的气质,教人不由自主地想一探究竟。

  像现在,在她顺水推舟的轻声笑语里,他又开始介绍起了自己的家庭成员。

  「我父亲生前也是一位卡车司机。这辆卡车就是他去世之後,留给我的。」柯纳拍拍方向盘,怜爱的表情宛如拍抚的是一只小狗或小猫。

  「原来强健的体魄来自於家族遗传呀。」她的尾音拉得长长的。

  柯纳的耳朵一热,心跳开始加速起来。

  人家的神情安恬自在,好像刚才说的话没什麽特别的含意,他连忙收摄住心神,不敢再乱看乱想。

  「我高中毕业之後,先到卡车司机的职业学校修了几门课,考中了执照就开始开卡车了。」

  「你家里还有其他兄弟姊妹吗?」她随口问。

  「没有,我和母亲相依鬼命。每一趟路如果经过家附近,就会顺便绕回家看看。」

  「这样长年在路上奔驰,老半天遇不上个朋友,难道不寂寞吗?」她浅浅微笑。

  「习惯了也就没什麽。」柯纳耸了耸肩。「天天在路上跑,交到的朋友也不少。」

  「感情方面一定不容易有著落罗?」

  他耳朵一红。

  「还好啦。」含糊地蒙过去。

  「真可惜。」她又漾起那种似笑非笑的神秘表情了,看起来充满了诱惑的深意。

  每次他才丢开对她的遐想,不到两秒钟,她身上又会发出一股灼人的电波,挑逗他的意志力。

  偏生她的气质又是如此清贵高雅,怎麽看都不像会在公路上勾引卡车司机的女人。

  你不会後悔的。昨天她说。

  唉,他後悔了!

  干嘛没事自找苦吃,在欲求不满了整个月之後,还与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单独关在密闭空间里呢?柯纳,你这个软心肠的白痴!

  「傍晚之前我们会抵达密苏里州和内华达州的交界,我会在附近的城镇停下来,吃个晚饭,你要不要试试看联络其他的朋友来接你?」

  「你觉得我烦了?」她神色一变,花容惨澹地望著他。

  「不是,我只是想……」他慌乱地想解释。

  「没关系的。」滑亮如缎的秀发垂下来,遮住了她雪白的容颜,「如果我给你带来麻烦,你随便找个地方让我下车就好,我不会再麻烦你的。」

  那楚楚动人的模样真会令人甘愿以死来明志。

  「不是不是,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,我……唉!我一定会依约载你到芝加哥,你别再想著中途下车的事了,你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,落了单是很危险的事。」

  「噢。」她抬起头,眉宇间全是狡黠的笑意。

  罢了!算了!认了!他摇摇头,送上三声无奈。

  「我觉得我们好像开了好久的车,怎麽才下午四点钟而已?」她娇慵地伸了一下懒腰,暗香随著她的动作而益发散扬。

  他忍著心浮气躁。「这条公路的景色很单调,不是旷野就是黄沙,开来开去全是同一个景致,难得你会觉得无聊。」

  「你会不会累?想不想睡个午觉?」

  柯纳渐渐听惯了她的语法,知道她现在一定又用那种迷离惑人的眼神在看他了。

  「我很习惯了,如果你累的话,座位後面的布帘拉开,里面有一张床,你可以进去睡一下。」

  雪好奇地拉开布帘,看了一下,果然别有洞天呢!里面隔出一个小小的空间,摆了张双人床垫,床尾放著几叠折好的换洗衣物,和一个小储物柜。

  她灵活地钻进小空间里,东摸摸西碰碰,一副有趣得不得了的模样。昨夜她在卡车小子的长椅上将就一夜,今天破晓才搭上他的卡车出发,所以不晓得原来他的卡车上有睡床。

  纤瘦的她坐在大床上,绰绰有馀,可是像他这样的大块头躺进来,一定才勉强刚好而已。

  她找了个角度躺下来,轻吁一口气,小隔间里都是他淡淡的男性味道。

  柯纳的角度看不见她,这却更糟。因为她在「他的床上」发出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,反而更让人不由自主地猜想她正在做什麽。想到她的女性香味溶进他的私人空间里,他的体温渐渐升高。

  上帝!他默默祈求,求求你让她赶快睡著吧!我虽然不是人面兽心的家伙,也从未以「圣人」为终生职志啊!

  「嗨。」她忽然钻出来,下巴枕著他的椅背。

  柯纳差点没从椅子上弹起来。

  「怎麽了?」

  「车子晃来晃去的,我一躺下来头就晕。」她的眼窝下有淡青色的眼圈,神色慨慨的,显然昨天晚上真的没睡好。

  「不然我先靠边停几个小时,我们两个都打个盹。」怜惜之情自然而然发酵。

  「这样会不会耽误到你的行程?」

  当然会,而且是严重地耽误。然而,看她一副娇弱不胜的样子,任何男人都无法狠下心来视而不见。

  「只有两个小时而已,不碍事的,反正我也有些累了。」他回开视线。「不过我们下一个休息站就不能停留太久了。」

  「好,你车上还有多馀的乾粮吗?」她神乏地问。

  「有,你饿了吗?」他通常会在车上储放一些乾粮和简便的炊具。有时错过了宿头,或者为了赶时间,就在荒野里自炊自食起来。

  「那我们晚上就不要停了,直接吃乾粮吧!」

  「好。」

  徵得他的同意,她自动钻回小隔间里躺下。

  柯纳把卡车转向路旁的旷地里停妥,在驾驶座上伸展了长腿,准备睡个午觉。

  「啊,我占了你的床位。」柔细的轻呼从身後飘过来。

  「没关系,你睡吧。」他闭上眼睛,从椅侧摸出一顶棒球帽倒扣在脸上。

  车厢内有半晌的沉默。

  「你也进来睡吧,里面的空位还绰绰有馀。」一只白嫩的纤手从布帘间探出来。

  柯纳顿时睁大眼睛,睡意全消。「这……不太好吧!」

  「奇怪,我都不在意了,你担心什麽?」又是那种害他小鹿乱撞的轻笑语调。

  「你……我……你也容易太相信人了。你对我毫不认识,就这麽放心跟我同睡一张床吗?」他结结巴巴的。

  如果换成任何人,他会肯定自己遇到一个追求性爱的豪放女。很多女人会觉得他们这种虎背熊腰的卡车司机生活方式「很浪漫」,常常会在他们聚集的休息站里钓个凯子,两人同行几段路,当然也一起分享美妙的肉体关系。等到目的地到了,各自分道扬镳,她们再去找下一趟刺激的公路之旅。

  但是,打死任何人都不会以为雪也是那种女人。她的气质太乾净了,甚至常在无意间流露一种矜贵的神情——不过偶尔又会有意无意的挑惑他,彷佛身上同时融合了仙女与妖女的特质,害他心里痒滋滋的。

  「我认识你的地方可多了。你叫柯纳,俄亥俄州人士,家中只剩一个寡母,高中毕业後对念书没兴趣,便继承父志,以开卡车为业。对了,还有个外号叫『五十号公路的良心』,这样够不够?」她懒洋洋地扯动他衣角。

  「可是……」他对自己没信心啊!

  「不然我睡椅子上好了。我的体型比你小,睡起来比较不会不舒服,床铺就让给你睡。」说著,她又要钻出来。

  「不用了!」柯纳有苦说不出。「如果你真的不介意,那我们两个就挤一挤吧。」

  呵,银铃的笑声响了一串,她往内侧缩回去,让他进来。

  上帝,请赐我超人的克制力!他抹了一下脸,钻进小隔间里。

  本来还算充裕的空间,他一进来就填满了。

  雪缩进内侧,眸心亮著明净水灵的光彩。他虽然可以勉强自己不看她,却无法命令她的幽香不飘进他的鼻端里。

  「睡吧。」

  他闭上眼睛,鸵鸟地在脑子里挖一个洞,将「香味」、「女人」和「同床共枕」有关的思维,全推进那个洞里,埋掉!

    寻爱·四月天独家制作

  柯纳不知道事情是如何开始的。

  只知道自己渐渐从睡眠中醒来时,於是,一切都显得如此自然。

  他的神智仍然徘徊在半梦半醒之间,感性接管了理性。怀里那具馨香的女体软如棉絮,他闭著眼只凭直觉,鼻端埋入香软柔腻的颈项间。

  极致的触感让他迷醉了,他伸舌轻舔,然後轻吮,在白缎上印出一抹玫瑰红。

  行进路线自然而然移上一双红唇。刚开始,它并没有开启,直到他不断地轻啄,舔弄,它终於分开来,让他的舌侵入更细软湿嫩的内在。

  这一定是天堂,他神智模糊地想。

  吻著、碰著、抱著、舔著,每遇到任何屏障,就急切地将它剥除移开,直至他手下的每一寸雪肌玉肤都敞然以对,他才满足地轻叹一声。

  身下原本处於被动的人儿轻哼一声,突然攀住他的肩臂。他睁开眼,努力想从蒙胧中清醒过来,一双封上来的樱唇却让思绪严重短路。

  他轻叹一声,愉悦地享受一切即将发生的事。

  大床上挤著两个人,原本稍嫌窄迫,但是当一个人是重叠在另一个人身上时,空间便恰到好处了。

  卡车外已进入黄昏薄暮,卡车内也进入一个瑰色旖旎的风光,空气里弥漫著情欲的气息,轻呢浅吟,声声催动人心。

  久未解放的他益发疯狂了,他努力攻掠每一寸战士,占有每一座城池。意识昏昧的他,浑忘了自己和她的体型差距,只能令本能接管一切。

  当极致的一刻来临之时,他放声嘶吼,巨壮的躯干紧紧绷住,再陡然垮下来。

  良久,没有人有办法说话。

  直到欢爱的馀韵渐渐平息,意识回复清晰,他的身体蓦地僵直住。

  老天!他做了什麽?

  一个惊吓的念头劈进他的脑门里。

  柯纳猛然翻开身,速度之快,几乎撞翻卡车的椅背。

  他呆坐在床脚,脑中一团混乱,无法相信自己的龌龊。

  他竟然在半梦半醒之际,强……强暴了雪!

  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该死!该死该死该死!柯纳用力捧住脑袋。他就知道他不应该搭载一个单身女子。他对自己太放心了,她也对他太放心了!这种兽性从未发生在他的身上过,他便以为自己能克制得了对她的渴望。如今出了事,怎麽办?

  「你在惊慌什麽?」

  轻柔的询问穿透一切震骇,飘进他的意识里。他茫然望向她,喉咙一紧。

  雪的衣衫几乎已被他剥光了,丝质的衣料无法抵挡他强劲的力道,袖子裂了,前襟被撕开,几颗钮扣散落了整床。

  她已坐了起来,娇躯近乎毫无遮掩,袒裎於他的眼前。浮满了斑斑吻痕,两颗嫩红的蓓蕾在撕裂的前襟下,若隐若现,犹如躲藏在绿叶後的草莓。

  她玉躯、腿间都是被他侵占过的痕迹,空气里的气味也不容他逃避事实。

  他该道歉,但是,道歉能弥补她所受的伤害吗?柯纳迷茫了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对不起,我不该……是我的错!」

  她的神情出奇地平静。「不用担心,我已经说过,我会报答你。」

  柯纳心头一紧。「我不需要你用这样的方式报答我。」

  缓缓的,她漾开一抹魅惑的笑。

  「如果我说,我也要呢?」

  柯纳只有更加迷惑。在他以为自己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之时,她却告诉他,她是自愿的?

  「我……」他年轻的脸庞写满茫然无绪。「你不像是那种女人……」

  「过来。」她忽然向他伸出手。

  他下意识地移近她。

  雪拉他躺好,再安然枕在他的臂弯。期间,动作有一点僵硬,显然是某人方才太不知怜香惜玉的後遗症。

  「我好累哦!让我睡一下。」她呢哝。「我们明天早上再出发好吗?」

  当她像只撒娇的猫儿,蜷进他的胸前时,他的心中忽然涌上奇异的平静感。

  她是一朵娇贵美丽的兰,而他只是一个平凡粗野的卡车司机。可想而知,他们来自相异的生活背景与阶层,在普通的情况下,可能永远都不会相遇。

  而今,他们非但认识了,他还占有了她……

  「我有没有伤了你?」他沙哑地问。

  「我很好。别担心,我也要它发生。」

  当她这麽说时,脸孔埋在他的胸坎间,柯纳看不见她的表情。

  是他听错了吗?他总觉得她的语气好冷淡,仿佛在说著和自己浑然无关的事。

  冷淡之外,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凄怆。这种奇异的感觉,困扰了他许久……

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