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沙漠青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沙漠青梅 第九章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离开密室时颇花了一点工夫,因为倾圮的水泥块几乎把洞口堵满。

  这时身旁有个壮汉就很管用了。

  啪啪啪——

  「加油、加油、加油。」一个女人在後面负责鼓掌叫好打拍子。

  先把钢门从门框上卸下来的男人闭了闭眼,强迫自己当做没听见。

  「好耶!漂亮!加油,左边再用点力。」手拍到最後开始技术指导。

  钢板门卸下来,门外横七竖八地叠满水泥块。幸好水泥块都很大,空隙很多,他使力摇撼其中一块打斜的颓墙,便露出一个足供矮小者钻出去的缝隙。

  「不行不行,你早上没吃饭……」杀气腾腾的眼光让她改口。「呵呵呵,大小够我用了,我先走一步,您自己慢慢爬吧!」

  玲珑的人儿对他吐了一下舌尖,一遛烟逃跑。

  啊,这家伙真是越来越没幽默感了呢!不过耐受度倒是越来越高了。

  爆炸现场已经让叶城民兵控制住了,不再任人掠劫。要悄无声息地离开密道区颇为困难,但在必要时刻将自己隐藏於背景里是她的专长。

  她先躲在一块水泥墙後,抓一把灰抹脏了脸,再把衣服扯开几个洞,尽量让自己的外形与大多数的伤患类似。

  城中心陆续有不稳的墙柱坍塌,引开众人的眼光,她观了个时机从角落裂缝里钻出来,三两下闪过巡逻者移回来的视线,甚或躺在地上装伤作痛一番,十分钟後已经离开密道大坑,转往主街上。

  亚哈在哪里?

  虽然雅木可生前向情人坦承武器的事他也有份,但他若真是主导一切的人,现在被人割了喉的应该是别人,所以要不就是雅木可盖得太天花乱坠,要不就是另有一个主谋者:雅木可与这人分赃不均,先一步被送回老家见阿拉。

  这代表亚哈就是另一个主谋?或亚哈只是跑腿的?

  答案若是前者,案情便完全明朗。

  想想很奇怪,这一路下来,无功无业的亚哈竟然是最大得利者。他拥有一批价值不凡的武器,而美国必然会希望尽量拖延新研发武器曝光的机会,因此他无论要卖回美军手上,或拿去黑市抛售,都可以得到可观的利润。他不费吹灰之力便坐上族长之位,从此权柄在握。一旦成为族长便可拉拢强大派系,所以阿尔盖对他也不再是威胁。

  无论从哪个观点来看,这个人都做了一笔好买卖。刀青梅轻笑一声,真有些佩服了。

  所以,整个完整的情况是——阿尔盖在加入恐怖组织的期间「污了一笔财物」而被追杀,从时间性来看,他污掉的这笔应该就是指组织从美军那里弄来的武器了,否则以阿尔盖自己一个人,绝对没有从美军手中劫来一批货的能力。

  她认为整件事情的时间性要做一点调整。

  应该是先发生了土耳其的爆炸案,而且阿尔盖必然跟这桩爆炸案有关。也因为这个案子让他发现了组织手中有这批武器的存在,让他起了偷盗之心。

  阿尔盖无脑,她犹记得里那对他的评语。

  他设法接近这批武器之後,须找人帮他把武器运往安全的地方去。这个人得有门路,可靠、不多嘴,叶撒尔族里还有谁比亚哈的形象更符合?

  於是才有了阿尔盖和亚哈在武器前被人拍下照片之事,这张照片最後流入韩伟格手中。

  亚哈是个典型的生意人,四处广结善缘,门路多得很,而且给他钱就好办事。所以阿尔盖与他合作之後,亚哈透过关系找上雅朵拉,先将武器藏在利雅德的仓库里。谁知这间公司竟然是韩伟格的人头公司,亚哈发现真相必然大吃一惊,他必须换个地方藏,哪里好呢?

  於是雅木可上场了。

  他转为和雅木可谈交易,把货运回叶城暂放。

  「但是阿尔盖为什么要绑架亚哈?」她喃喃自语。

  因为亚哈合作的对象变成雅木可,阿尔盖被排除在外……不,应该在更早之前,亚哈就产生了独吞的念头。

  这也解释了阿尔盖为何对於雅朵拉之後的事完全不明了,因为货一被亚哈接手的那一刻起,他便被蒙在鼓里,失去了掌控力。

  武器是他冒生命危险偷回来的,没想到中途被亚哈黑吃黑,暴跳如雷的他当然无论如何也要让亚哈吐出来,所以他才会想暗中绑走亚哈。

  接著亚哈在她和里那的保护下回到叶城,雅木可的死也有了道理。

  一回叶城之後,亚哈以保命为理由,只要醒著的时间几乎都寸步不离雅木可身边,此举甚至引来好色的雅木可大为恼怒。既然如此,他就比任何人都有机会杀死雅木可。

  他抓对时间点下手,押中了宝,各大派系为了互相制衡,宁可让无背景无势力的他坐上族长之位,从此他不但踢掉阿尔盖,连雅木可那杯羹都顺势接收回来。

  「七十亿美金是一笔诱人的数目。」她咋舌两声。

  倘若是七十亿美金再加上族长大位,别说是亚哈了,连她恐怕也抗拒不了。

  其实,之中还有一些小问号找不到答案,例如,那张照片究竟是谁拍的?

  但无论如何,大致上的情节发展应该不外如此。

  「嗯,好吧,亚哈,无论如何姑娘我都得找你麻烦了,这是任务在身,非关私人恩怨哪!」

  她时不时拐著脚或抱著手,伪装成受伤的模样,混杂在满城混乱里搜寻新任族长的踪影。

  还有夫人和董青萝,刚才里那并未露出焦色,所以她想这两个女人应该活得好好的。

  老实说,欧阳宁馨和董青萝比起来,她在意前者甚於後者。她从来不晓得血亲是什么东西,生命里最接近「家人」这种身分的,就是韩氏一家人,所以对於那个和自己长著同一张脸的孪生姊姊,她除了祝她幸福,也没什么好说的。

  就算她天性凉薄吧,她不介意。

  整个叶城绕了一圈,都没看到亚哈的踪影。她开始觉得不太对劲!

  搜寻范围往外扩大。

  城西的帐篷区毁坏程度最轻微,因此被拿来做成搁置伤患的野战医院,不过叶城也没多少有照医生就是了。

  她在伤患间一一搜寻,想确定其中有没有自己在找的脸孔。

  另一波伤患送进来了!

  「让开!快让开!」、「腾个位子出来!」她帮忙吆喝几声,假装很忙。

  担架与救援人员哗啦涌至,她混杂在人群中,蓦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轻唤——

  「啊,布雷德。」

  fmx  fmx  fmx  fmx  fmx  fmx  fmx  fmx

  一离开坑道,里那就发现自己陷入非常尴尬的处境。

  娇小如刀青梅可以不动声色地混入伤患群里,他显然没有这样的优势。

  他才使劲从一道稍微够大的裂缝中钻出来,并且尽量让周围的水泥块不要散开,以掩护暗门的存在,下一秒钟就有人发现爆炸区里多了个高头大马的壮汉。

  「你是谁?你从哪里冒出来的?」民兵围上来吆喝。

  七个。

  他在「放倒七个人」与「不反抗」两个选项中交战片刻,为了拖延时间,他选择後者。

  「亚哈族长叫我过来帮忙,我已经来搬了好一会儿砖头了,是各位大哥没注意到吧?」他换上叶撒尔族的口音说道。

  「唔?」七个民兵面面相觑,真的吗?

  「别动他,他是族长的贵客!」救兵出现。瓦西疾奔到他身边,没有时间解释太多,劈头叫问:「你有没有看到族长?」

  好吧,那不关他们的事了。民兵耸耸肩,各自带开。

  「亚哈?」里那正要找他。「他发生了什么事?」

  若自己推想得没错,亚哈正是一切的源头。

  「他失踪了,我四处打探,有人看见阿尔盖在爆炸发生的半个小时前离开叶城,我想他一定带走了族长。」瓦西紧紧抓住他。「里那,只有你对付得了阿尔盖,请你一定要把族长带回来,叶撒尔城不能在一个月内同时失去两个族长,否则各派系同时夺权,後果一定不堪设想!」

  槽,竟然给了阿尔盖可乘之机。这种爆炸案确实是他惯用的手笔,除了引开注意之外,在亚哈将承袭的族长之宅内引爆炸弹,也有几分宣誓的意味,不料却误打误撞炸出屋子底下的密室来。

  他只希望刚才的三声剧响,把阿尔盖手边的炸弹都用完了!这个笨蛋,他如果再多留半个小时,就会亲眼看到东西藏在哪里了。

  「走吧!」

  两人到街上随便找了一辆吉普车,他接线点燃引擎,噗噜飞出城去。

  沙漠起风了。

  「就我们两个人而已吗?需不需要多找几名帮手?」瓦西坐在驾驶座旁,提高声音对抗风势。

  「帮手会到。」他简洁道。「告诉我亚哈的事。」

  「……你想知道什么?」瓦西迟疑地看著他。

  「阿尔盖会带他到哪里去?」

  这次是更长的迟疑。

  「转弯。到右边的野放场去。」瓦西终於开口。

  里那瞥他一眼。

  叶城右方的野放场曾经一度是拉塔诺族人的牧场,後来荒废了,开车约五分钟的路程,并不远。

  「为什么阿尔盖要带亚哈到那里去?」他再问。

  瓦西的眼神开始游移不定。

  「因为那批武器?」他冷冷开口。

  「你怎么知道?」瓦西吓了一跳。

  「还有更多的武器藏在野放场?」他不答反问。

  「我不知道。」瓦西摇摇头。「亚哈从来不让其他人插手这件事。或许阿尔盖只是猜想亚哈会把东西藏在那里,也或许真的有更多武器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目的地已然在望。

  他们将车子停远,徒步走最後一小段路。

  野放场有一座废弃的大型马厩,外围用木篱笆圈住。此刻马厩门外停了一部吉普车,视线范围内无人。

  「他们在里面。」瓦西轻声说。

  里那点点头。

  「你守在外头,我潜进去看看。」

  「小心一点。」瓦西指了指後门。「我绕到那一端去。」

  两个男人分头行事。

  里那摸了摸藏在长袍内的手枪,这是他刚才顺手从暗道里带出来的「样品」,正好试试性能,

  「哇!」一声女性的惊叫陡然响起。

  他加快脚步!

  马厩内——

  「你这个男人真没有良心,连这种美人你都下得了手。」娜莉夫人飞快扶起被一拳揍倒在地的年轻男孩。「你知道这种货色加入我的舞团,可以帮我赚多少钱吗?」

  阿尔盖手中的枪指向她。

  「你这女人的命真硬,竟然喂了两颗G—70都死不了!」

  「哼!你以为老娘这些年混假的?若没学几手装吞的把戏,老娘早就被春药迷倒两百次了。雕虫小技,何足挂齿!」娜莉夫人得意地挺起酥胸。「我告诉你喔,你们有什么恩恩怨怨都不关我的事,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连带把我一起绑过来,总之,你快放我离开。」

  「离他远一点。」阿尔盖的枪晃了晃。

  「他不过是个普通男生而已,你干嘛这么忌惮他?」娜莉夫人冷笑,但是依言退了开来。

  亚哈被阿尔盖扣著,半挡在胸前,从里那的角度找不到好下手的位置。

  娜莉站在两个男人对面,一个身分不详的人跌在地上。

  「你以为他是谁?」阿尔盖冷笑一声。「见见名闻遐迩的『布雷德』吧!」

  亚哈与娜莉齐声大叫:「他就是布雷德?」

  「哼。」地上的年轻男孩冷笑一声,抬起头拭掉唇角的血迹。「你敢动我,你不怕韩氏阵营的报复吗?」

  「姓韩的算什么?等我把那批货讨回来,就算来十个韩伟格我一样炸他个粉身碎骨!」阿尔盖用力将亚哈踹到地上。「说!东西到底在哪里?」

  「我真的不知道你要什么啊!」亚哈脸色惨白地求饶。「阿尔盖,好歹我一直对你不差,你为什么要这么待我?」

  「跟我装傻?」阿尔盖狞笑,上前用力踹他的小腹。

  亚哈被喘到反胃呕吐。

  「哎呀,住手住手,你快把他打死了。」娜莉夫人不忍看。「有话好好说,我已经讲过,我不爱这种打打杀杀的路线。」

  「你这个女人给我闭嘴,待会儿就轮到你了。」阿尔盖枪抵在亚哈的後脑勺。「说,东西到底在哪里?」

  亚哈满嘴秽物与鲜血,苦笑一声,「如果我告诉你,你就放过我吗?」

  「或许。」

  「好吧。」亚哈突然直勾勾看著他。「你这个废物!我、不、知、道!」

  阿尔盖举起枪托,硬生生将他打到昏去。

  「住手,你会杀了他。」布雷德出声大喝。

  「你倒好心。」阿尔盖好整以暇地走到他面前,枪口改顶在他两眉之间。「布雷德,你每一次动手杀人前,可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一天?」

  「喂,你别误杀好人哪!你确定他真的是布雷德?」娜莉夫人竟然还有心情替人求饶。

  「他自己已经承认了!」阿尔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丢在地上。「这是你去年在麦加被人拍下的照片,虽然你易了容,体型却变不了。再加上你来叶城之後,三番两次到城西区夜访你的好朋友里那,我早就注意你很久了。」

  布雷德只瞄了照片一眼,冷笑一声。

  「你杀了我也不会有好下场的。」他眉梢眼角全是倔强的线条,转头向娜莉夫人道:「娜莉,凭你的机灵,我相信你要逃出这家伙的手中不是难事,请记得帮我向韩伟格传一声话,布雷德是死在阿尔盖手中,叫他无论如何要杀了阿尔盖为我报仇!」

  「×!你以为说这种恫吓的话有用。」阿尔盖一脚踢翻他。

  「别打了……」娜莉夫人不忍看。

  「我想,这其中有一点小误会。」

  幽冷的沉音从门口扬进来。

  阿尔盖霍然转身。「你……」

  「我想,我要郑重抗议。」里那微微一笑,眼眸中冰冷如故。「我绝对不是布雷德的好朋友。」

  「别过来!」阿尔盖猛然把娜莉扯到胸前,手枪对准她的太阳穴。「你再过来,我就杀了她!」

  里那耸耸肩。

  「随便,我跟她不熟。」他向下瞄布雷德一眼。「你还好吧?」

  「嗯。」布雷德捂著小腹站起来。

  阿尔盖一步步往马厩另一端倒退而去。

  「我只是要拿回属於我的那一份而已,跟韩氏一点瓜葛都没有,你们为什么三番两次来阻挠我?」

  「你炸掉了半个叶城!」布雷德咬牙。

  「那又如何?叶城跟姓韩的也一点关系都没有!」阿尔盖大吼。

  布雷德脸色一变,望著他的眼神几乎是怨毒的。

  「去看看亚哈伤势如何了。」里那挥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。

  布雷德深呼吸一下,握紧双拳走开。

  「你要的东西早已不在了。」里那平静地说。

  「不可能。」阿尔盖大吼!

  「东西藏在雅木可屋子底下的密道里,你方才那一炸,早就将所有武器全炸个一乾二净。难道你没发现叶城的爆炸威力强得惊人吗?」里那稳定的口吻和语气让人开始动摇。

  「不可能……」阿尔盖喃喃。

  「你只要再晚半个钟头离开,就会看见叶城现在的状况了。就因为地基暗道被炸翻,现在整个城已变成危城,要怪就怪你自己吧!」

  「住口!」阿尔盖猛然将枪口对准他。

  砰!

  砰!

  枪声传自两个方向。马厩後方的那一枪射中阿尔盖的背心,而正面这一枪,堪堪掠过娜莉的脸颊,从阿尔盖口中进去。

  两枪毙命。

  娜莉呆在原地,连阿尔盖倒在地上许久,她都回不了神。

  里那不理她,扬声喊:「瓦西,进来吧。」

  然後回头去检查亚哈。

  他被打得很惨,肋骨大概断了三根,门牙掉了两颗,鼻梁也不能幸免。

  「你没事吧?」这个问题却是问布雷德。

  布雷德低垂著眼,摇摇头。

  「结束了。」大掌轻抚他的脑袋一下。

  布雷德抬头看他一眼,勉强挤出一丝微笑。

  「你这个该死的家伙!」发愣的那个女人终於回过神了。「你竟然敢开枪!你也不想想看老娘就是靠这张脸吃饭,你要是打歪一丝丝,碰坏了我的花容月貌,你拿什么来赔?你这个有勇无谋、有肌无脑、只长个子不长脑子、只长鸡鸡不长毛的远古粗野鲁男人!」

  这个时候也管不了什么风情万种的形象了,左右无外人!一双花拳绣腿扑过来叮叮咚咚就是一阵好打。

  里那浓眉一凛,大喝:「什么只长鸡……你……女人就不能有个女人的样子吗?」

  「我×你××××,○○××,×××○○○,○○又××!当个女人如果就是要被你这种臭家伙玩弄,我乾脆跑去当鸡。」

  「艳名远播的娜莉夫人本来就是鸡。」他冷静指出。

  「你……你……」也对。她顿时像消了气的皮球。「算了,懒得跟你们计较,算我倒了八辈子楣这次才会带团到叶城来,也不知道这场爆炸之後,我手下还剩几个活命,哼!不用你们送,我自己走。」

  她气冲冲地往门外杀去。

  「我可不这么认为。」

  今天在马厩里扬起的第二阵轻笑。

  里那的寒毛根竖起,除了昏倒的亚哈,在场三人全转向马厩尾端。

  「原来,你就是大名鼎鼎的布雷德。」瓦西对布雷德致意地一笑。「布雷德的易容术名闻天下,今天一见,果然名不虚传。你这副模样看起来……顶多十五岁吧?」

  「十二。」里那面无表情地代答。

  「噢?那就稍微画老了点。」瓦西遗憾地咋咋舌,一手握枪,另一手握著一颗熟悉的金属圆球。「啊,麻烦把我的老板摇醒,我一直对他感到极端愧疚。」

  「所以,一切其实都是你。」里那平静的道。

  他的推想和布雷德是一样的,只除了实际上亚哈的角色代换成瓦西。

  「不好意思,当人家跑腿的实在赚不了多少钱,为了後半辈子著想,我总得另谋生计。」瓦西轻笑。

  瓦西跟亚哈体型相似,那张照片里的背影其实是他才对。

  瓦西也拥有亚哈所知的各种管道。

  瓦西用亚哈的名义跟雅木可谈的条件。

  瓦西同样黏在雅木可左近,拥有杀他的机会。

  一切都是瓦西。

  亚哈从头到尾只是个不明不白的替罪羔羊——而且还白挨了阿尔盖的人马两顿揍。

  「为了把知情的人集中起来,你可知道我花了多少工夫?」瓦西微微一笑。「在场的人全死了,就再也没有人知道那批武器在谁手中。」

  「韩先生知道。」里那淡淡的说。

  「我要消失在人群中太容易了。」瓦西不在意地耸耸肩。「好了,我想想看,我应该先从哪个人下手呢?还是你们四个自己决定?」

  「我我、我什么都不知道……我从头到尾只是想玩一玩那个叫里那的臭男人而已。」娜莉夫人花容惨白。「求求你,只要你放了我一马……我、我也有很多管道,我可以平安地送你离开阿拉伯。」

  「这个倒是不太需要你,我的消失路径都安排好了。」瓦西把枪指向布雷德。「这样吧,从你先开始好了。」

  布雷德脸色一变,但刀终究是刀,嘴角挤出一丝微笑,更硬气地提高下颚。

  「年轻人哪,你别不听阿姨的话,这个时候逞强没好处……好好好,我不说,你别把枪指著我。」娜莉夫人按了按被吓湿了的眼角。

  「不然从你开始好了。」瓦西的枪转回里那脸上。「你没有真正看过一个人在流沙里被吞掉吧?今天你有机会了,把枪丢掉,过来。」

  里那微一迟疑。

  「你不听话,我只好拿你的好朋友布雷德动刀了。」瓦西轻言细语。

  里那做了这辈子第一次做的事——翻个白眼。

  「我再说一次,我和布雷德从来不是好朋友!你们情报起码搜集正确一点。」真令人火大!

  「是是是,我的错。来吧!」瓦西对著正中央的那个空位点一下下颚。「进去。」

  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膏药,情势不由人。里那抛下手枪,缓缓往第一格栅栏里走进去。

  从外表看不出什么端倪,就是一格废弃的厩格而已。

  他一脚踩进去,陡然发现不对!

  「哈哈哈哈哈哈——」瓦西放声大笑。「让我告诉你们野放场为何弃置吧!因为拉塔诺族人发现了这里的地质非常特殊。地底暗层是沙质,上层是硬土。沙层移动得比土质层更快,结果就是牧场里经常出现这种外表完全看不出来的小型沙坑,已经有三个人命丧其中了。」

  里那咬牙拉住旁边的栏杆,可惜年久失修,他一使劲木头竟然脆裂了。

  他的体型大,身体重,下沉速度便比一般人更快,转眼间已经被吞噬到腰际。

  他试图想抓住一些什么,可是触手可及的全部是腐朽的栏杆或没用的稻草。

  「好了,布雷德,让我们想想该怎么对付你。听说你杀人很有创意?」瓦西慢慢踱到布雷德跟前。

  「我……我能不能插一下话?」娜莉小声举手。

  「放心,待一会儿就轮到你了。」瓦西不甚在意。

  「可是,这件事还满重要的……」娜莉怯怯的说。

  「哦?」瓦西继续走到布雷德身边。

  「我们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,可是似乎没有人发现。」娜莉艳丽的脸孔强挤出一丝微笑。

  「什么问题?」瓦西挑起眉回头。

  於是,挑眉成为他今生最後的一个表情。

  白光一闪是他今生最後一眼色彩。

  两眉中间钉入的剧痛是他今生最後感受到的知觉。

  而,耳边扬起的轻笑,则是他今生最後听见的一句细语。

  娜莉夫人风情万种地对他微笑——

  「我才是正牌的布雷德。」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