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沙漠青梅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沙漠青梅 第八章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  「你妈妈?」做母亲的人对这几个字都特别有反应。

  欧阳宁馨一听,立刻关切地从他身後绕出来。

  「夫人,别……」里那想将她拉回身後。

  欧阳宁馨挑了下层,那只大手只得无奈地垂下来。

  「我以前在街上遇过你几次,你是什么人呢?」她温柔扶起男孩。

  男孩怯怯瞄她身旁的雷公脸一眼。

  里那僵硬地代答:「他是娜莉夫人的手下。」

  「娜……?」欧阳宁馨的唇角抽动一下。「你今年几岁了?」

  「十二岁。」男孩清俊的脸庞涨得通红。「我只是替夫人扫地煮饭的,不负责做那个……『那种工作』。」

  唔,发育真好,看起来倒像十五岁的少年。

  「你母亲又是谁呢?」她拍掉男孩膝盖上的尘土。

  久围了的母性温暖让他又红了眼眶。

  「我的母亲是雅朵拉……」

  欧阳宁馨笑颜霎时顿住。

  雅朵拉,韩伟格被绑架的「情妇」。这是什么情况?要正妻去解救老公的女人!

  「先进来再说。」里那大手一挥,老弱妇孺全推进帐子里。

  一进去三个人便愣住了。

  帐篷里空无一人,後方壁帐裂了一条大缝,风一吹,被划破的布蓬剥哧翻响。

  一个安全首脑的「家里」竟然遭小偷?欧阳宁馨谨慎地保持镇定神色。

  「要联络城里的人抓贼吗?」

  他迅速回过神来,随便拿个重物压住翻飞的布幕。

  「不用,坐。」率先席地而坐。

  「刚才是谁在这里?」欧阳宁馨试探的问,

  他给了个莫测高深的眼神。

  「布雷德吗?」她小心翼翼地再试一遍。

  这回,森然的视线连韩氏当家夫人看了都心头发毛。

  好,不问就不问。她拉著男孩一起坐了下来。

  「孩子,你叫什么名字?」

  他迟疑地望里那一眼。「……我叫朗齐坦。」

  「你妈妈怎么会被带到叶城来?」

  「她……有一天和仆人去市场买东西,就……没回来。」晴儿神色郁郁地道。

  「说实话!」雷公脸冷冰冰的。

  「是谁把她带到叶城来的?又为了什么?」

  朗齐坦脸色青一阵红一阵。

  「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……」他终於吐实。「我母亲每隔一阵子就会和他碰面,那人会给我母亲一笔钱:有一天我母亲出去之後就再也没有回来了。隔天我到他们碰面的地方打听消息,附近市场的小贩说,看到她被几个叶撒尔人带走了,後来我四处找人带我来叶城,可是大家都嫌我年纪太小,不肯帮忙。正好娜莉夫人的团正在利雅德徵人手,准备往叶城来,我就加入他们了。」

  「出了这种事,你为什么不找……你母亲的『男人』商量呢?」欧阳宁馨似笑非笑地横里那一眼。

  朗齐坦怯怯地横那张雷公脸一眼。

  的确,他这副凶相就是最好的理由。

  她不禁想到,当老公听说他们母子失踪时,反应也很冷淡。

  这样说来,肯插手管事的人只有她这个大老婆了。天下大概很少有她这么大方的妻子,肯帮老公的「私生子」救母亲,欧阳宁馨自嘲地想。

  这些没血没泪的人哪!丹凤眼一瞟,恶狠狠地瞪老公的手下大将一眼。

  里那暗叹了一声。看来不得不自清了。

  「说!你母亲私下都在做些什么事?」

  「她、她……」朗齐坦讷讷的。

  「我只给你一次机会。」他面无表情地道。

  「求求你救救我母亲!她不是有意的,她只是想要多赚一点钱,让我离开这里!」男孩趴在地上磕头。

  「慢著,你们母子缺钱?」欧阳宁馨胡涂了。老天!她老公该不会过分到连卖命的「员工」都如此苛待吧?

  「韩先生给的钱都汇在特定的帐户里,一切流向都会被查到,所以我母亲才会希望有其他的收入可以秘密存钱,她绝对没有做任何对韩先生不利的事。」朗齐坦垂泪道。

  「她为什么要存钱把你送走?」欧阳宁馨不解。

  男孩又开始支支吾吾了。

  「我母亲说,」他瞄里那一眼,怯怯地道:「韩伟格是一个可怕的男人,跟在他身边迟早会送命……她已经脱不了身了,所以、所以希望起码可以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。」

  里那眯起的眼光让他缩了一缩。

  欧阳宁馨叹息了。能说人家不对吗?

  「你母亲平时都帮人做什么生意?」她的语气更温和。

  「她帮人保管东西。」

  欧阳宁馨蹙著眉望向里那。虽然她听不懂,但她知道里那一定懂。韩伟格手下的人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,他们绝对不会不知道,只是看情节轻重,决定要不要睁一只眼、闭一只眼而已。

  「我们给雅朵拉安排的身分是利雅德一家仓储公司老板的遗孀,所有背景塑造都很确实,那家仓储公司也真的存在,连员工都相信她真是已故老板的妻子,所以她要藏匿来路不明的走私品简单得很。」他盘起双臂,低沉的嗓音在胸腔内共鸣。「只有各国情报人员才查得出这间公司的底细。」

  所以韩伟格身边安置的障眼法还要用障眼法再障眼起来——而一切只是因为这男人坚决不让全世界知道他妻小的存在。欧阳宁馨不知该感动还是该叹息。

  韩伟格绝对不是一个正直的男人,但是他绝对是一个无可挑剔的丈夫。

  「这次究竟是什么鬼东西会重要到让叶撒尔族的人将他的情妇绑来?」欧阳宁馨蹙眉。

  轮到里那苦笑了。

  「夫人,雅朵拉以前接的案子都是些无足轻重的走私品,老实说,我还真的没有特别派人关照过。」

  最有可能的情况是,叶撒尔族的某个人让雅朵拉安排保管某件货物,心里打的是大隐隐於市的算盘,没想到无意间得知这间仓储公司的底细。当他发现自己有可能把货亲自送到韩伟格的手中时,惊慌起来,立刻将雅朵拉绑回叶城,准备牵制随之而来的韩氏人马,货自然也一并取走了。

  最近这片土地上最烫手、跟叶撒尔人扯得上关系、同时让他们不惜绑走韩伟格的女人也要保住的重要货物是什么?

  他不得不做出一个结论——事情一定跟他们在追查的那批武器有关。

  也就是说:当他和刀青梅在外面餐风宿露、出生入死的时候,那批武器极有可能一度堆在自家的仓库里。

  里那不禁感到命运的讽刺之处。

  「你认得出和令堂接触的那个男人吗?」

  「我没有见过他的面,不过我曾经躲在另一个房间听过他的声音,而且我前几天在主街上听见了同一副声音!可惜我没来得及赶上那个人!」

  「嗯。」他深思地点点头,突然转移话题,「夫人刚才说你有什么事找我?」

  「啊,我差点忘了!」欧阳宁馨霎时想起来。「里那,我和青梅可能找到密道的入口了。」

  「在哪里?」

  「在雅木可的屋子里。」她热切的道。「青梅易容访查了多日,只差一点时间就可以问出来,没想到雅木可突然死亡。昨晚她带我潜进屋子里看了一下,我发现其中真的有机关,只要给我时间,我一定能够挖出来。」

  她是考古学家,敲敲打打找密道是她的强项!

  「她带您进去雅木可的屋子里冒险?」里那爆出怒吼。

  「怎么,你瞧不起我?」

  这不是重点好吗?他简直不敢想像,韩伟格若知道他们让他的宝贝老婆如此涉险,布雷德会被剥掉几层皮!

  「算了算了,我们先找个时间……」

  轰——轰——轰——连续三响。

  地面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,他立刻扑上前将两个人护在怀中。

  第二阵晃动紧接著发生,然後是第三阵,将著就是一堆奇怪的坍塌声。

  一开始,帐篷里的三个人都以为是地震,然而,那声巨响绝对是地震所没有的。

  里那和欧阳宁馨对望一眼。

  叶城的市中心爆炸了!

  fmx  fmx  fmx  fmx  fmx  fmx  fmx  fmx

  如此壮观的景象在沙漠中绝对罕得一见,可惜这种壮观并不是令人心情愉悦的那一种。

  爆炸的中心点在雅木可的故居,那里现在只剩下一个巨大的坑洞,犹如被殡石击中一般。

  爆炸点往外扩张,三分之二的建筑物全部划入爆炸范围内,外围的地基则摇摇欲坠。幸好叶城本来就没有太高的建筑物,所以受灾程度较缓。

  外围的帐篷区一样凄惨,北西南三区因为比较空荡,受爆炸震波殃及,帐篷垮的垮、歪的歪,幸好伤亡人数有限。

  原来他所在的西区营地也没有安全到哪里去,所幸他的帐篷接邻在一间房屋附近,水泥墙帮忙阻挡了震波,所以放眼望去,只有他的帐篷安然无恙。

  「啊——」

  「救、救救我……」

  「我的腿……救命啊!」

  满地伤患哀鸿遍野,叶城有三分之二已经消失。

  「我去帮忙救人!」欧阳宁馨匆匆丢下一句跑开。

  里那大步冲向爆炸点去。

  不多久,他发现自己下意识在人群中寻找一个玲珑的倩影,经过伤者群时,更忍不住放慢脚步,细细检视有没有那张精灵般的脸孔——

  「怎么回事?开战了吗?有人来打我们吗?」

  「我们国家不是战区吧?」茫乱无措的路人四处发问。

  他甩开一个紧攀住他的中年人。

  太荒谬了,布雷德完全知道如何照顾自己,根本不需要他担心。即使世界末日到来,最後两种幸存下来的生物一定是蟑螂和布雷德。

  等一下,倒在街角的那个女人长得好像……啊,不是她!他松了口气。

  ……该死,他到底在干什么?不是说了她一定不会有事的?里那低咆一声,恼怒地奔往目的地。

  韩夫人已经不需要告诉他暗道何在了。因为雅木可的房子爆炸後,密道完全暴露出来。

  街道上的群众渐渐围了过来。

  横七竖八的水泥残堆里,混杂了珠宝,枪枝刀械,被烧毁大半的无记名债券,一定数量的黄金,还有,尸体。

  「钱……底下有钱……」群众里开始出现窃窃私语。

  「金子!是金子!」

  「钱耶!珠宝,还有股票!」

  「抢啊——」

  不知道是谁发了一声喊,一堆人陡然连跑带撞的冲进废墟里。

  里那率先跳下去。他推开几块倾颓的水泥,然後,在某个塌陷的墙角里找到一张熟悉的脸。

  他定立片刻,倾身轻轻合上雅朵拉失去焦聚的双眼。

  一串细微的抑喘让他回头。

  朗齐坦面容惨白地站在他身後。

  他迟疑了一下。这种温情安慰的事向来不是他的专长。最後他只是默默退开,让男孩站到母亲身边来。

  他们开始合力搬开压住雅朵拉的水泥块。

  「那个女人戴了一条珍珠项链!」某个暴民冲过来。

  里那几下便将涌上来的人打挂,其他人见他勇悍,犹豫地在外围走来走去,不敢再过来动手动脚。

  反正钱很多,不差一条项链。不须多久,一干暴民又转移了焦点,杀到另一个角落去抢钱。

  里那没时间陪这小鬼耗太久!

  「拿去。」他随手捡起一把手枪塞进朗齐坦手中,也不管他会不会用,自行走开。

  这次的爆炸现场他并不陌生,当初在土耳其边界的惨案,现场与这里看起来差不多;叶城伤亡有限并不是因为炸药不管用,而是暗道的水泥墙实在太厚实了,也因此,能够将如此厚的水泥炸得七七八八,威力绝对不容小觑。

  他必须考虑到有人已经情急到不惜使用那批武器的可能性。

  但是,东西在哪里?

  他四处巡逻了一圈,除了财物什么都没看见,

  蓦地,某个水泥块堆坍的角落引起他的注意,

  里那四下环顾一番,确定大家都专心在抢财宝,对於这个垮了一堆墙的角落不感兴趣之後,悄无声息地推开几个水泥块,钻到废墟底下。

  果然。

  一扇纯钢暗门藏在这里。爆炸威力让门面往内凹了一个大陷,可是钢门极为厚重,竟然仍撑在门框里。

  「放下放下。」、「谁准你们乱拿东西!全放下!」叶城的官方组织队出来维持秩序了。

  他没看到亚哈,可能去照顾其他区域。

  他也没看到刀青梅——

  城里发生如此惊人的爆炸案,她不可能不知道!以他对刀青梅的了解,她一定会在第一时间设法和他联系,是什么事绊住了她?

  她,受伤了?

  里那又开始感到焦躁。

  夫人说她最近常在主屋附近出没,说不定方才爆炸时她人就在……

  停!脑子里坚决地踩下煞车。他定了定神,回头处理手边的问题。

  锁已经被震坏了,他双臂撑在钢门上,全身肌肉偾起——

  「喝!」他用力将钢门推开。

  一阵含著尘土的凉爽空气迎面而来,他才堪堪闪进门内,外头的水泥块便轰然坍倒下来。

  尘土飘扬,他捂著口鼻,让乍然进入暗处的眼睛习惯。

  往前延伸的是另外一条甬道。这种熟悉的景象,让他联想到叶撒尔绿洲,亚哈帐篷内的那处密室。

  他耸著眉心往黝暗的甬道内走,第二步就绊到一个柔软的物体。里那连忙稳住身子,掏出打火机照亮四周。

  一双鲜活的黑眸对他沁出满满笑意。

  「嗨。」

  「你干嘛死死盯著我?」刀青梅拍拍身上的飞尘站起来,不怀好意地凑近他鼻端前。「怎么,看我还活跳跳的,很失望?」

  她很好!她没受伤!她就藏在那扇该死的鬼钢门後面。

  他没想到如释重负的感觉会如此强烈,强到他的太阳穴甚至有一种隐隐的胀痛感。

  他只能站在原地一直瞪著她。

  「姓里的,你吓呆了?」刀青梅在他眼前挥挥手。「你没见到鬼,我还活著!喏,你摸摸,温度还是热的。」

  他一把抓住在眼前乱挥的素手,却没有立刻放开。

  「你还好吧?」她咯咯的笑了起来,另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笔型的小手电筒打开。「我照一照看看瞳孔还有没有反应。」

  他再把她的另一手抓在手上,刀青梅乾脆安心让他看。

  里那轻触她颊侧的一小处擦伤。

  「噢,刚才被飞沙走石刮伤的。」她不甚在意的耸耸肩。

  再摸摸她颈部的一处淤痕。

  「被咬的。」她突然低笑起来。

  里那猛地缩回手。

  他看人的眼光真的很奇怪……

  「你真的很担心我?」她试探性地问。

  男人莫测高深地瞅了她一眼,转身带头走向密道。

  「喂!干嘛啦,你又害羞了?」一只麻雀在他身後雀跃。

  「走慢一点,里面我都看过了,没有其他出口,只有一个大山洞模样的储藏室,我们要找的东西都在里面,跑不掉的。」麻雀揪著他的衣摆,乾脆让他拖著走。

  「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」银铃的话语如唱歌。

  「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害羞的时候,耳朵都会涨大一点?」

  前方的男人猛然停下脚步。

  她差点一鼻头撞上去。

  下一秒钟,她被搂进一个强硬的怀抱里,恶狠狠地吻了一阵,接著又如开始一样突然地结束。高塔似的背影继续杀向洞穴深处!

  「哇唔……」她小声轻叫。

  愣了半晌,她才快步跟上去。

  在一个人工洞穴里,他们终於看到了过去这段期间一直在找的主角。

  两大货柜的高科技武器陈列在眼前。

  他走上前,拿起其中一只大小如手榴弹的圆形金属球,土耳其与今天的爆炸案主角就是它。真难相信如此迷你的东西,却有如许强的杀伤力。

  他走到架子底端,拿起一把步枪模样的枪枝。它其实是一种高热力的雷射枪,持枪者可以站在安全的距离之下,扣下扳机,雷射光照射的端点,会在短短数秒钟之内,聚集强大热量,然後因为热涨冷缩原理而让照射点炸开来,效果据说连山岩都穿得透。

  这些资料都在他搜集的情报里,但是一直以来世界各国都以为它们还在研发之中,直到今天他亲眼看到实品为止。

  这批轻武器,市价起码超过七十亿美金。

  「这是美国人的武器。」他的沉音在山洞内回荡。

  「你猜是谁藏在这里的!」她凉凉地拿起一颗手榴炸弹把玩。

  「谁?」

  「我们的老朋友,亚哈先生。」她把炸弹放回去,改玩另一种生化手枪。「这批武器是他运回叶城的,也是他说服雅木可藏起来的。雅木可一直想打卖掉这批武器的主意,甚至连买家都联络好了,可惜没来得及付诸行动便送了命。」

  里那一把将枪抢过来放回原处。看她细细嫩嫩的小手玩这种大枪实在很恐怖。

  「你怎么知道?」

  「雅木可深深迷恋娜莉夫人旗下的一个当红男舞者,为了讨好他,什么都说了——当然说得是很隐讳啦,只说亚哈运回了一批值钱的货,blah blah的,等卖了那批货就能买那颗海洋之心送他。我前後串一串就大概知道是什么东西了。」

  「你和他们还真熟。」他冷冷地道。

  她突然诡笑起来,像小女孩似的拉拉他的衣角。

  「你在吃醋?」

  他扯一下嘴角,脸色生硬到连铁板都自叹不如。

  「喂!你真的吃醋啊?」她瞪大杏眸轻叫。

  「你给我闭嘴!」山洞里被他轰得隆隆作响。

  天哪!这男人的脸皮真的好嫩!简直比初恋的青春期男生更可口!

  她笑得乐不可支。

  啊啊啊,有人的额角在暴青筋了。刀青梅连忙转移话题。

  「你会不会很难过?」

  「难过什么?」他僵凝地间。

  「看走眼了啊!在叶撒尔绿洲的时候,我问你相不相信亚哈,你说你信。」

  「随便说说而已。」他记得自己当时只是把重点放在阿尔盖身上。

  「现在才这样转太硬了!」真是死要面子的男人。

  「爱信不信。」

  「好吧,那你说说看,当时你为什么随便乱答?」她不服气。

  「若应『不信』,你会问更多。」

  换言之,他大哥懒得解释,所以随口敷衍一句就是了。

  「拜托!总有一天我一定要逼你做一场两个小时的演讲。」刀青梅拍一下额头。

  「美国人的机密武器是怎么落入亚哈手里的?」里那导回正题。

  「不明。连雅木可也不知道。不过雅木可倒是提过,亚哈特别交代不能让阿尔盖知道东西在叶城,所以八成跟阿尔盖也有关吧。」她耸耸肩。「雅木可这人爱钱如命,他也怕让侄子知道之後被分一杯羹,所以乐得不提。」

  看她咭咭咯咯连说带笑,表情真的很多!真难为了她以前必须尽敛天性,伪装成各种奇奇怪怪的人,当众人心中神出鬼没的杀手布雷德。

  顿了一顿,刀青梅突然向他挑战地扬了下眉。

  里那脑子里一转,冲口而出:「那张照片里的另一个人就是亚哈。」

  她竖起大拇指表示赞许。

  那平凡无奇、毫无特点的背影,的确是亚哈没错!事情的原貌终於渐渐显露出来,只差几个片段便可真相大白了。

  「照片会是谁寄给我们的?」他不禁疑问。

  「谁知道。」她耸耸肩。

  所以,一切问题回到原点,他们必须找到亚哈与阿尔盖。

  他回头看了一下山洞。

  「这么多武器,绝对不可能无声无息地运出此地,先搁在这里反而安全。」停顿一下,他突然想到,「你为什么会跑进山洞里来?别告诉我那颗炸弹是你引爆的。」

  「姓里的,你真的把我想得很差劲耶!」她叫道。「我趁著雅木可屋子里没人,终於摸进来找到密道出入口。我才刚踏进第二进的密道不久,整个密道就炸开来了。幸好有那片钢门护著,不然连我都没命了!」

  他忍不住转过身望著她。

  「干嘛这样看我?你又想亲我了?」她浅笑盈盈。

  他不姓里!大男人马上转身往外走。

  又害羞了。呵,真好玩!如果在两个月以前告诉她里家大哥天性害羞的话,她保证会用十种方法把那个说话的人嘲笑到死!可是,一切就这样发生了……

  「喂,你如果想要亲我,我不在意。」身後的麻雀又咕咕跟上来。「我以前就问过啦,如果你想要的话,我不介意配合,我这人最……噢!」

  他干嘛又突然站住?还好她及时煞车。

  里那想了一想,突然若有所思地回头打量她。

  她本来就喜欢逗他,以前在老家的时候,她就爱讲话惹他生气。

  但是那种感觉……不太一样。

  他脑中浮现之前在叶撒尔绿洲夜探亚哈密道的情景,以及一些小地方。

  她总是显得太过轻快了,轻快得犹似在遮掩什么……

  一个想法突然如闪电般划入他脑中。

  「你不喜欢阴暗的地方?」

  「啊?」她愣愣的。

  「你不喜欢阴暗窄小的地方。」这次是肯定句。

  「你少逗了,这世上哪种地方我没待过。」

  他深深地看著她。

  奇怪,他为什么会感觉得出她怕黑呢?多年来,没有任何人知道,连韩伟格都不晓得。

  她又出现那种乱了节奏的感觉了,像上回小姐突然出现而他竟吻了她的夜晚——

  刀青梅对童年的记忆其实不深了,似乎大脑强迫性地要她遗忘。所有一切都是从进入韩氏绿洲开始,也因此,韩伟格就像她的父亲一样——在她初生的眼中,第一个入眼的确实是这位主子。

  然而,有些片段仍然残留在潜意识里。

  她记得她被囚禁在狭小的空间里过。那种绝对的黑暗与封闭,让她几乎无法呼吸。

  她不常回想这件事,可每当她进入幽暗狭小的空间时,那种压迫感就是会自动推挤上来!

  她很清楚这个弱点不能让任何人得悉。

  韩伟格的杀手头子竟然有「幽闭恐惧症」?讲出去会笑坏多少人的大牙!更别提仇家知道之後,对她会造成多大的威胁。

  所以她一直隐藏得很好。当心头的焦虑感越深时,她表面上就越欢快愉悦。

  但是,他竟然看出来了……

  刀青梅呆在原地,有一种自己突然被剥光的感觉。

  他没有再进逼,只是平静地转头走开去。

  顿了半晌,她木木地跟上前。

  黑暗、狭窄、空气不流通,种种让她焦虑的事仿佛消失了,她的眼底只有那片宽得不可思议的肩膀。

  一只大掌往後伸向她。

  她愣愣地看著它半晌。

  不久後,大掌手中递进一只软软的小手。

  於是,一个圆,就这样形成了——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